【人物】水一方话剧社:舞台开场的灯一亮,你就是主角

发布:2017-11-7 来源:新闻经纬 浏览:2031 字体:
 加载中

  新闻经纬讯 “我是疯子,我是疯子!”,icy受不了了,大喊着跑出来,变幻的舞台光景中,她抬起双臂掐着自己的脖子,“我要掐死你,掐死你!”。

  这是11月3日晚水一方剧社迎新专场话剧表演《你好,疯子》中的一幕,分裂出七个人格的女主icy内心的痛苦、复杂、纠结通过简单的言语与肢体动作展现在观众面前。为了准备好舞台上灯光下的这一幕,胡艺与icy已朝夕相伴数周,而此刻,她就是icy。

  志同,则道合

  水一方剧社的前身是08年3月创立的我校第一个校级话剧社——马房山话剧社,起初是因为同样对话剧的喜爱,一群未接触过话剧的理工学生一拍即合决定开始演话剧。

  从开始的零散,到现如今发展成拥有表演部、宣传部、外联部三个部门的校级兴趣社团,水一方剧社逐步成长,每年固定举办的迎新大戏、新生专场演出及年度大戏都成为了剧社一张张亮眼的名片。得益于此,今年招新完成后,剧社成员达到了150人。

  除了每年的固定演出,水一方剧社宗旨中“追求创新、追求完美”也让他们不甘于校园之内,频频参加武汉其他高校主办的短剧比赛及一年一度的大戏节,甚至在湖北电视台及武汉市的文化艺术节上也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15年我加入水一方不久后,前辈们在武汉高校第五届大学生戏剧节上表演《青春禁忌游戏》,他们当年准备了很久,无论是台词、动作还是节奏,每一个细节都把握的十分精准到位,我第一次感受到话剧可以演成这样。”现任剧社社长屈统回忆起来,语气中仍充满敬佩与感慨。

  经过近十年的发展,水一方剧社收获颇丰,荣获包括武汉高校大学生戏剧节金奖在内,许多含金量极高的话剧奖项。

  唯一让屈统感到有些遗憾的是,自2012年水一方原副社长李一丹原创的情感大戏《信·疯》获得武汉地区大学生话剧表演金奖后,话剧社便极少再表演原创剧本。“那一年前辈们太专注于演出,没能将专业知识很好的传承给下一代,新生戏也没有演成,不过我们会在传承剧社追求完美的基础上,着手原创,尝试将自己的思想用作品表现在舞台上。”

  “我们的路线是用演技去征服观众”

  “第一次接触话剧是高中课本上的雷雨,然后是莎剧。”在屈统眼中,话剧和书一样,都是文学的呈现方式。而对于《你好,疯子》的导演孔炳磊而言,刚开始他认为演戏就是念台词、模仿角色,而当他真正融于其中,开始排演话剧后,“现在我们想的不是‘演’,你说的台词不再是台词,就是你说的话,你就是他,他就是你。” 戏如人生,每当他走上舞台,他便进入了另一个人的人生,同样百态的人生。

  不同于电视剧电影的多镜头叙事,不会像小品那样过于生活化,话剧呈现给观众的往往是台词承载的故事。而话剧之所以吸引人,除了剧情本身,更有现场表演的艺术魅力。

  “话剧不能像电影一样,错了重来,后期有剪辑,你所呈现的东西都在这个舞台上,所有人都看着你,你就是主角,你表现出来的什么就是什么。”孔炳磊觉得话剧的最大特点是真实,舞台上的一举一动无法更正,会没有时差的地直接反映给观众。

  “你越怕什么就总会发生什么。最尴尬的一次演出,我在开场不久忘词了,演出时如果有停顿,观众立马能看出来。幸好我只隔了三四秒就想起来了,马上融入演出倒忘了紧张。”孔炳磊对自己初登舞台的场景记忆犹新,正是现场观众的热情、演出成功之后的成就感、参与表演的兴趣,支持着他走到现在。

  以对话方式为主的戏剧形式要求演员具备相当扎实的基本功。“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两三个月的辛苦排练仅仅换来他们在舞台上半小时的光芒四射。每周约三四个演员都空闲的傍晚,也许是明月相伴,也许是繁星相随,博广一隅,总有他们的一方小舞台。除此之外,偶尔还会有舞蹈出身的指导老师李小贝及校外话剧“大牛”对其进行形体指导和专业指导,孔炳磊自豪地称,“我们走的路线一直都是用精湛的演技征服观众!”

  水一方剧社挑选剧本也继承了一贯的传统,比起《夏洛特烦恼》一类的喜剧,他们更偏爱兼具悲剧的崇高与喜剧的滑稽、情感丰富、贴近日常生活的正剧(详解请见文末小资料)。由于话剧社女多男少的状况及道具与演技的客观条件,每次选择剧本都会受到一定的限制,而试戏定角色时总会是女生竞争激烈、男生寥寥无几的处境。

  水一方的招新界面写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舞台,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中的明星。”在理工大缺少人文气息的环境中,屈统希望有更多学生了解话剧,喜欢上话剧,并参与其中。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水一方话剧社的名字源于《诗经》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而社团简介中所写的“伊人”则是对水一方每位成员的爱称。屈统的QQ列表里有一个名为“伊人”的分组,里面尽是风雨兼程一路相携的水一方剧社成员。

  “每场演出下来,所有演员都会多了很多表情包。”没有一丝丝抱怨与无奈,屈统的语气里饱含着对同伴的珍重与纵容,一起成长的感情才愈发弥足珍贵。每当一场话剧完美谢幕,台前幕后,灯光、道具、导演和演员们总会迎来一场轰趴狂欢。美食和带酒的茶,话剧,伊人和圆满的夜, “大家演完一场戏就都是朋友了 。”

  除了排练和轰趴,话剧社经常会受邀并组织去观看欣赏其他高校甚至武汉话剧院、琴台大剧院等演出的话剧,一二十人,并肩一排,在宽敞的大路上,稀疏的灯影下,夜晚的凉风中兴高采烈地分享刚刚观剧的感受与收获,同道中人,不过如此。

  采访时间正好在水一方的新生专场演出前一周,下午六点到达博学广场的时候他们还未正式开始排练。

  “当做正式演出来一遍”,导演孔炳磊在接受完采访后一声令下,演员们收起刚刚嬉闹的姿态,迅速找准站位,凝神以待。图书馆北一门口没有桌子,没有板凳,没有充足的光线,只一盏白炽灯在门前孤零零地“陪”着这些严肃认真的人。条件限制,道具不足,他们以蹲代坐,从开始到结束,不言苦累。

  采访时略显腼腆的社长在舞台上仿佛换了个人,略微夸张的动作形态和饱含感情的台词,他已融入角色。

  导演在台下注视着,偶有些演员忘词或情感表达不充沛,他及时提醒,“后退,给他们留一些位置”,“这句,慢一点该是:这—到—底—是—哪—里—啊”,剧本台词及表演细节已了然于心。

  舞台开场的灯一亮,他们已经是“他们”了。

  【附】小资料

  正剧是戏剧的主要体裁之一,在悲剧与喜剧之后形成的第三种。其叙述手段以文字为主。正剧不拘泥悲剧和喜剧的划分,灵活利用了两者的有利因素,加强了表现生活得能力,适应了戏剧发展的要求。正剧的外部表现特征,主要在于人物命运、事件结局的完满性。它应该具有道德的目的,更贴近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可以表现更为复杂丰富的性格与情感。

关键词:水一方话剧

分享到:

已有19人觉得很赞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必须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7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