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武汉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

【人物】WUTE电车队:我的青春,有车,有你

发布:2017-11-20 来源:新闻经纬 浏览:3686 字体:
 加载中

  新闻经纬讯 “没有跑完全程,我们不敢说是成功。” WUTE电车队的传动组组长邱文科在长桌对面缓缓说道。

  车队的工作室靠近东院南门,采访所在的“二楼”实际是搭建出的一个平台,而杵在中央的梁使来往的人需欠身而过。“觉得拥挤吗?”“不啊,现在真的宽敞很多了,我们还能有这么张桌子放放电脑,还能坐下来讨论讨论……以前我们的工作间就是个‘鸟笼’!”接话的是邱文科,他口中的 “鸟笼”是车队最初的制作场地,只有如今工作室的一半大小且还要与油车队共用,成员们都戏称只有鸟能待下,“鸟笼”一词由此得名。

  从零到一 从无到有

  由于连续两年的成绩不理想,再加上赛事调整,2015年,车队油电分离,仅有的几个老队员成立了电车队,全称“武汉理工大学WUTE电动方程式赛车队”,开启一段电车的旅程。然而从零到一从无到有的路上总是荆棘丛生,坎坷不易。一个新生的团队,没有学业上的保障,也没有傲人的成绩,招新时,未知与迷茫都令同学们望而却步,报名人数寥寥,纳入车队的不到50人。现队长刘叶青也是在那时加入了车队,成为了电车队的第一批成员,“当时就想:哇,好酷,能做出这样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从课本里跑出来的实物,该是多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啊!”说这话时队长还不住地比划着。

  然而,场地限制、人员短缺、经验不足……如一座又一座大山挡在车队面前,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而那时的车队似乎一项也没有占到。成员们把最初的激情化作日复一日摸索与学习的动力,渐渐沉淀为一份责任。

  如果说WUTE电车队的建立是从无到有,那么突破零到一的关键步骤便是建队后的第一辆赛车刀锋EⅢ。从无到有,却有迹可循,是队长对第一辆赛车的设计制作的描述,电车于油车的共性、曾用车的构造与制作经验、对国内外论文资料的借鉴与学习都令前进的道路变得日渐清晰。赛车的设计制作从11月份招新结束开始,一直到来年的九月份才大体完工。其中历经设计出图到部件的加工制作、装配,再到单体壳与底盘的制作与组装,最后整车下地,完成空转。队长如数家珍般讲述着一辆赛车诞生的整个流程,并不时有几个专业名词穿插其中,他认真的模样令人不禁肃然起敬。人们也许只会用短短几分钟来了解他们的故事,而他们却是用一整年的时间来创造自己的故事。

  现车手组组长于钟皓在回忆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件事的时候,脱口而出的两个字便是“比赛”——2015年的FSEC比赛。15年梁德鑫作为耐久赛的第一名车手上了赛道,当时车队的目标还是“跑完全程”。而伴随着一次完美的冲线,他驾着跑完赛程的刀锋EⅢ,驶入了众人的视野,那跳跃在屏幕上的数字令观众席上的队员们都沸腾了,那是他们创造的成功,是他们拼出的青春。最终电车队在本次比赛跻身前五,取得了电车队自2013年参加电车赛以来的最好成绩。

  “做出来的东西就像自己的儿子,希望他比别的孩子聪明,比别的孩子跑得快”,一个看似浅显的比喻便却道出了队长刘叶青的抱负。刘叶青大一就加入了电车队,如今已是第三年了,他最初也并没有想过会走这么远,只是单纯地怀着热情与责任度过了最艰难的第一年,心态的转折点也正是在15年这场比赛。当时所有的赛事都已告一段落,最终名次刚刚揭晓,一群小伙子从观众席上冲了下来,在方才拔得头筹的赛车边围做一圈,原是冠军队伍的队员们。只见他们欢呼着、大笑着、互相拥抱着,甚至扛起车身来庆祝他们的胜利……“突然就触动到我了,‘有一天我也要像他们那样’,当时我对自己说。”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刘叶青对车队除了热情与责任,多了一份爱,而这一份爱便砥砺着他走过了三年时光。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2015年,车队可谓首战告捷,油电分离后初次参赛便获得了肯定,这也激起了电车队大干一场的斗志。“这只是一个赛季,我们的目标是打造国内顶尖、国际一流的车队”,带着这个目标,车队进入了一个新的赛季。2016赛季比赛前期,车队的各项成绩斐然,然而在20公里的耐久赛中却出现了意外。当时电车队的其他成员都坐在观众席上,赛车开出后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十多分钟后,一辆辆赛车陆续驶入视野,却唯独不见本队的赛车。周遭热烈的欢呼庆祝声只能衬得车队愈发寂静,每一名成员都盯着同一点,期盼着本队的赛车能够出现。然终是事与愿违了,半个多小时后,车手的电话打了过来,“DNF”(Do not finish),一句不能再简短的话此刻却仿佛有千斤重。虽然遗憾、失落,大家却并不气馁,因为他们始终相信比赛成绩只是实力的一种表现方式,并不能代表队伍的全部实力。

  电车队自成立起一路磕磕绊绊、起起落落,“退出”一词总是一个转身就会触碰到。“来来来,这个问题是为你量身定做的”,队长笑着招来亲密的队友——传动组的组长,邱文科,“他今年好几次说要退队,最后还是在这。”

  “你们想听故事吗?”, 队长口中多次要“退队”的队友笑着说,“当时是这样的……”今年八月初,车身的单体壳在全体成员的努力下成型了,而在后期装配的过程中却意外发现由于经验不足或是一些技术原因,车身上的孔位存在一定的偏差。这一偏差使得邱文科被迫在三天内重改出一版设计稿,然而三天时间改出的设计总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那个时候,时间紧迫,每天就是发现问题,改设计,再发现问题,再改……”他不经意放缓了语速,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日子,“整整一个月几乎没好好睡过觉。每天八点开始,早的话能在晚上十点半回去;不幸的话,踩着门禁的点,回去冲个冷水澡。”尽管那段时间邱文科常把“退队”挂在嘴边,却从未真正想过要离开,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抱负和追求,队长依然记得初入队时组长的一句话:“最后悔的是没有在13年初识车队的时候就加入进来,那样就能有更充分的时间把车队建设好。”

  步履不停 且歌且行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窗边若隐若现的是他们的身影;当夜幕降临,各家灯火渐熄,他们踏着月色而归——这就是wuters的暑期日常。“你知道绝望的感觉吗?”传动组组长邱文科回忆起暑期做车架的日子时不禁皱了皱眉,在近40摄氏度的酷暑却要不断地进行焊接,双重高温下,汗水一遍又一遍地浸湿衣衫。

  电车队下设底盘组,电气组,单体壳组,空套组,运营组,车手组6个组,各个组分工明确却不乏合作与讨论。成员们在这一方空间里日复一日地交流与工作着,手上的汽油味从未消散,关于赛车制作的讨论声也不止,然偶尔的闲暇时分,成员的笑声总会从工作室的各个角落传来。实际上,即使在紧张的备赛阶段,车队里也会有暖心的生日会,会有一次说走就走的骑行,会有几场释放自我的篮球赛……

  在谈及与身边人的关系时,几个人相视一笑,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其中队长刘叶青与传动组组长邱文科均被保研至华科,“以后我还是跟着他混。”,邱文科说着推了刘叶青一把。有些人会一直存在记忆里,即使多年后,他的笑、他的声音、他的脸都已淡出记忆,可依然会记得讨论赛车与车队时的那份独有的默契,会记得曾经互相打趣、打打闹闹的画面……队员们便是这般。

  展望未来 扬帆起航

  今年,车队借鉴国内外的优秀队伍,采用碳纤维承载式车身这项新技术,使得车身更轻便,弯道更平稳。WUTE电车队带着性能更完善、更优越的全新赛车,再次征战FSEC,一雪前“憾”。

  “关于未来:2017赛季招新完毕,不谈情怀,不谈梦想,我们脚踏实地。”WUTE车队微信介绍的末尾写着这么一句话。大多数人可能只看到帅气的赛车和傲人的成绩,却看不到赛车制作的艰辛,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为了一个参数在工作室讨论到凌晨,也很少有人看到他们沾满机油的双手。“除了上课,基本一整年都没有时间做其他事情。”全身心投入地去完成一件事情,本身也是一种成功。

  “趁年轻,拼青春”是电车队的口号,大大的字体贴在工作室的墙头,仿佛也将成员们的青春留在了这车间一般。许多年后,或许记不得到底在这儿做过些什么,却总会记得曾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这儿拼过自己的青春。建队以来,对于车队也有过各种各样的声音,可对于车队而言那又怎样,向梦想奔去的路上总是孤独的身影与热切的心相伴,扎根于赛车,为的不是所谓的风光,他们只享受自己的梦想,自己的青春。

  借用FSEC赛事秘书长闫建来的一句话:“你们在座的各位队长就是中国汽车行业未来二三十年的顶梁柱,中国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你们做了什么就代表中国汽车往哪发展。” 未来的WUTE电车队又怎会止于FSEC!

  【小资料】

  中国大学生电动方程式汽车大赛(FSEC) 是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FSC)油(车)电(车)分离后的大赛,首届大赛在2015年11月3-7日在上海FI赛道举办。(FSEC) 是一项由高等院校汽车工程或汽车相关专业在校学生组队参加的汽车设计与制造比赛。各参赛车队按照赛事规则和赛车制造标准,在一年的时间内自行设计和制造出一辆在加速、制动、操控性等方面具有优异表现的小型单人座休闲赛车,能够成功完成全部或部分赛事环节的比赛。

关键词 WUTE电车队FSEC比赛

分享到 

已有48人觉得很赞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先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8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